她似毒 (高干 婚恋 1v1 h) - ρó18Yμ.Vǐρ 111 尚珺墨回国 2200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抵达湘城已是夜里九点,温臣亲自带人来接机。
    与以往的低调出行不同,这次安保人员将VIP通道围的水泄不通,生怕会出什么岔子。
    入住的是温氏旗下酒店,考虑到温顾两家亲戚身份的特殊,为确保安全,早在半个月前酒店就已不接待任何客人,所有安保人员也都换成了陆曜安排的军人。
    苏晴不担心任何安全问题,她所担心的是顾以安是否会突然悔婚。
    但第二天见到顾以安后,她就意识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温臣是个细心周到,做事顾全大局的男人,哪怕他知道尚珺策的人已经来了湘城,依旧云淡风轻的与大家谈笑风生;吃饭的时候与顾以安坐在一起,全程为她夹菜递纸巾,言语间嘘寒问暖,显然一副好老公的模样。
    苏晴与尚珺彦坐一起,时不时的看一眼对面的顾以安,发现她面对温臣的示好和照顾没有丝毫拘谨,宛如一对相恋许久的恋人。
    身旁的辛冉和晏宋似乎是闹了矛盾,全程都没有什么交流。
    期间温言有将辛冉叫出去,不知道她们聊了什么,回来的时候辛冉的态度明显有所缓和,主动给晏宋夹了菜。
    注意到这些细节的苏晴默不作声的起身去了趟洗手间,是为了给顾以安发消息,好让她出来聊聊,哪知消息还没编辑好,就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
    是尚珺墨。
    近两年未见,尚珺墨身上早已没有了过去的儒雅,经历过挫败狠击的他,眼神也已没有了当初的纯净,他单手抄兜,略显疲惫的脸上泛着浅笑,好久不见。
    苏晴与他对视,眼神中有心疼也有惋惜,你跟尚珺策一起来的?
    很明显,这是将他与尚珺策划为一类。
    我还没到跟尚珺策那种人渣为伍的地步。尚珺墨笑的有些自嘲,步伐逐渐朝她走近,说出来你可能不会信,是尚珺彦让我来的湘城。
    看她惊讶,又追加:保护你。
    保护我?苏晴诧异。
    尚珺墨指了指旁边的包厢,里面聊?
    征询她同意的同时,环顾了下周围,明显是担心会有尚珺策的人埋伏。
    知道当下的局势,苏晴没有防备他,进了包厢后,才继续问:尚珺彦跟你说了什么?
    尚珺墨嘴角微扬,想吸烟,手碰到了打火机又放回裤兜,他担心自己这次会死在尚珺策手上,让我来带你们母女去英国。
    不可能!转身就要往外走。
    却被他又叫住,尚珺彦什么人,你应该比我清楚。
    尚珺墨朝她走近,他心思缜密,布局周全,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漏洞,过去他是个没心的机器才斗过了情敌的尚珺策,尚珺策是没法子动他,但现在不同,你跟孩子就是他的软肋。
    有些激动的苏晴肩膀微抖,是被尚珺彦气的,气他的自作主张。
    如果你想这局尚珺彦赢,就必须让自己和孩子安全,只有你们安全,他才能全心的与尚珺策斗。
    苏晴眼睛有些红,站在原地没有再动,我不管你们商量好了什么,我不会去英国。
    了解她的尚珺墨早就猜到了她的抉择,我也没想过带你去。
    他笑容有些得意,我求之不得尚珺彦分心,他分心了才会输,输了,你就是我的。
    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很明确,不论尚珺彦是赢还是输,只护苏晴母女周全,尚珺彦与尚珺策之间的恩怨,他绝不掺入。
    见苏晴迟迟未回来,尚珺彦坐不住了,出来时看到她从一间包厢里走出来,眼睛红红的,猜到她是见到了尚珺墨。
    苏晴往他这边看了看,眼神中明显有哀怨,但很快,便朝他飞奔过来,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埋头在他胸膛间,我不走,我要陪着你,
    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和小晴,不会让你分心。
    尚珺墨从包厢里走了出来,看到她抱着尚珺彦,唇边的笑略微有些轻嘲。яIяIω℮и.oℳ(ririwen.com)
    尚珺彦抬头,正巧与他目光对视。
    尚珺墨冲他挥了挥手,转身朝电梯走去。
    当下尚珺彦无心冲过去质问他都跟苏晴说了什么,只想哄好怀里的女人。
    提前结束了饭局,回房间给女儿冲好奶,又将她哄睡,尚珺彦才来到客厅;苏晴哭的眼睛有些肿,眼眶中还有泪,从上来后就没停止哭。
    水龙头吗?尚珺彦走过去,从背后将她拥入怀中,下巴蹭着她的耳根,闻她身上那股奶香味,怎么都哄不好。
    苏晴有些委屈,撇嘴还想哭,哪知道尚珺彦在她耳边说了句特骚的话,再哭就操你,操到你不哭为止。
    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说这种话。
    我不去英国。她的嗓音中带着浓浓的哭腔。
    那就不去。将她转过身,轻轻抬起她的下巴,不哭?嗯?
    可以不去?苏晴眼神质疑,因为他实在变的太快。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尚珺彦低头,快要吻上她的唇,实行这个计划的时候我就后悔了,我发现自己还是很小气,根本不舍得将你交给尚珺
    墨。
    吻了吻她的唇,喉结上下滚动,只蜻蜓点水的吻,身体就有了反应。
    尚珺墨来了湘城也好,至少多了一个能保护你们的人。
    比起她和女儿的安全,他宁愿忍受尚珺墨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转悠。
    后天温臣和以安的婚礼,尚珺策的人肯定会去温家,陆曜已经布置好了人,酒店这边也全是西北军区的人,因为目前能信的只有他手里的
    人。他不敢再赌;现在有家庭,有孩子,布局只能比过去更严密。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尚珺策一定会来抢婚?苏晴始终不解,以安跟尚珺策真的在一起过?
    尚珺策毕竟是顾以安的亲表哥,他们之间怎么可能?
    以安对尚珺策来说,不只是亲情和爱情。想到从小到大尚珺策看顾以安的眼神,以及顾以安长大后,他无论有多留恋花丛,只要顾以安开
    口,他定会第一时间抽身离开,赶到顾以安面前,哪怕是只为她送一份夜宵。
    甚至在败选,父亲去世,被逼的四面楚歌的时候,他也第一时间想的也是将顾以安带走。
    尚珺彦一直确信,表妹顾以安绝对是尚珺策众多女人中最特殊的一个,这个特殊无关于伦理,毕竟像尚珺策那种男人,也不会在乎伦理关
    系。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温臣竟会要求娶顾以安。
    递交退伍申请那天,温臣信誓旦旦的跟他说:不管你信不信,顾以安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原本他还以为是温臣为了计划,诱尚珺策落网,但今晚他发现这个男人有可能真的陷了进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