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毒 (高干 婚恋 1v1 h) - 001 离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晴坐在空无一人的审判庭已有半个多小时。
    半个小时前,她的父亲和哥哥因贪污受贿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和15年,没收名下全部的财产;审判长宣布完庭审结果后,哥哥苏楷当庭咆哮,怒骂不公,父亲苏康却始终沉默,被带离前朝她这边望了一眼。
    苏晴读懂了父亲的眼神——是失望。
    因为亲手将他们送进牢狱中的不是别人,是他最为之骄傲的女婿——尚珺彦。
    也是她苏晴隐婚四年的老公。
    ……
    与此同时,总统府门口围满了记者,新任总统尚珺彦正在进行交接仪式,面对各种刁钻的问题,他都能游刃有余的应付,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场像个与生俱来的王者。
    只有苏晴知道,这个男人之所以能登上金字塔顶,背地里使用了太多脏手段。
    举国欢庆,各大电视台,网络平台都转播了这场隆重的交接仪式,尚珺彦的父亲,也就是前任总统尚东海却没有出席,身为总统父亲却这样表态,等于是不满意票选结果。
    因为尚东海最看重的大儿子尚珺策落选原因是卷入了苏家的贪污案,身为两个儿子的父亲,他太清楚这场贪污案背后全是小儿子尚珺彦一手策划。
    尚东海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最不看重的小儿子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为了权利和地位……连自己亲哥和老丈人都不放过。
    *
    当晚,苏晴去了总统府。
    总统府戒备森严,没有通行证根本不让入内,苏晴站在大院门口反复的拨打着尚珺彦的号码,几次的无法接听后,给尚珺彦发了微信消息:“我在总统府门口,你不出来我就站到死。”
    半个小时后。
    黑色迈巴赫行驶到苏晴身后,坐在后排的尚珺彦摇下车窗,英俊的轮廓上面无表情,嗓音极冷:“上车,送你回去。”
    苏晴上了车,闻到浓重的酒气,扭头打量了下身边的男人,余光扫视到他领口的口红印,无奈的笑道:“我一直以为自己老公是个gay,不喜欢女人,事实证明我错了。”
    尚珺彦没有解释,虽然他明知道衬衫领口的口红印是应酬时那些逢场作戏的女人故意留下的。
    瞧见他这副默认的态度,苏晴喃喃自语道:“想睡我苏晴的男人从北城都排到大西北了,可是我自己老公却对我没有一点的性趣,你说这得多可悲?”
    尚珺彦沉默没有接话,苏晴也没再继续,到了别墅门口,临下车前从包里掏出那张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递到他面前:“恭喜你尚总统,终于得偿所愿卫冕成了王,良辰吉日正好把字签了吧。”
    接过离婚协议书,尚珺彦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只有解除婚姻关系,并没有提及财产。
    “苏家已经破产。”他提醒道:“我们是合法夫妻,婚前没有做任何公证……”
    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苏晴打断道:“我不需要分割你的财产。”
    把笔递到他面前:“签字吧。”
    尚珺彦眼神漠然,从西服外套里掏出黑色皮夹,抽出一张黑卡递到她面前:“我从不会亏待跟过我的女人。”
    “我不是你女人。”苏晴释然一笑:“我只是你名义上的老婆。”
    尚珺彦将那一纸离婚协议书扬手撕碎,眸地毫无波澜:“离婚可以,协议我来定。”
    苏晴无奈笑,“好,你定。”
    ……
    尚珺彦走后,苏晴开车去了朝唐。
    朝唐是北城有名的娱乐场所,也是商业名流的聚集地,在嫁给尚珺彦后苏晴就再没来过这种场所,她觉得自己需要释放下内心的压抑,哪怕是大醉一场。
    坐在空无一人的包厢里喝着酒,苏晴才知道什么叫一个人的狂欢;因为她没有朋友,在跟尚珺彦结婚后她就没了自己的朋友圈,唯一的闺蜜顾以安也不在国内。
    喝了太多酒,摇摇晃晃的的去了趟洗手间,再回包厢,却看到沙发上坐了个男人。
    尚珺彦?
    看到她回来了,尚珺彦弹了下烟灰,放在唇边吸了口,眼神略微有些不悦:“苏晴,我们还没离婚。”
    “……”这是嫌弃她来娱乐场所了?
    走过去拿起杯子倒了半杯酒,仰头一饮而尽,苏晴再不在这个男人面前装乖乖女,“明明是你不签字!”
    知道她还是介意自己出手将她父亲和哥哥送进监狱,“你父亲和你哥哥是自食恶果。”
    烟卷摁灭,尚珺彦起身走向她,第一次正面的跟她谈及此事:“尚珺策手里有他们的把柄,就算我不出手,尚珺策为了扳倒我也会对付苏家。”
    “你不用解释。”苏晴放下酒杯,抬头冲他释然一笑:“不用给自己的自私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
    说完,拎起包就朝外走;手刚碰到门把手,尚珺彦几个箭步上前,将她的手摁在了门把手上,嗓音微微有些哑:“我们谈谈。”
    闻到他身上浓郁的香水味,苏晴将手从他掌心收回,刻意向左边移了下,跟他拉远了距离,“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协议定好联系我,我签字。”
    她不再是过去那个乖巧听话的小女孩,从她的眼中也再看不到往日的迷恋;决定将苏家弄垮那天起,尚珺彦就料到了跟这个女人会以离婚收场,唯一没料到的是……她竟如此冷静,不哭也不闹。
    那个半夜被噩梦吓醒,都要给他打电话哭着说害怕的女人,遭受这种重大的变故竟没有一丝的反应。
    他问:“苏晴,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我?”
    “还好。”苏晴淡淡一笑,照旧没有多大的反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现在还挺开心的,因为过去爱你爱的太累了,现在不爱了,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就像重生了一样。”
    (重新归拢了剧情,对之前写的不满意,看文收藏防走失,点击加入书架,每天满200珍珠都会加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