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1V1 H) - 包括你么(正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论起来阮梨有好几个学校打底,连班上老师对阮梨的要求都低了些,十三班的水平就在这儿,能考上本三院校已算是好的。
    班上除了阮梨,还有两三个美术生,也都过了美术院校的艺术单招,成天连课都不怎么好好上,老师也睁只眼闭只眼,毕竟他们的文化分要求没那么高。
    就唯独阮梨,之前还不得不分神将部分心思放在专业课上,如今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刷题,看着比班上其他同学都努力。
    原先暗地里传着的风言风语,变了又变,从她妈的事情,扒到她自己不干不净,还不是长了张勾人的脸蛋,再到如今猜闻时什么时候倦了她。
    阮梨和大家关系本就不咸不淡,不管周围同学怎么看,她只管着学习,要不是闻时还有些用,她连闻时都不大爱搭理。
    虽是这样,闻时过生日的时候,小姑娘还是给放在心上,给闻时准备了礼物不说,还费心在床上好好伺候了他一回。
    自她过生日那会儿,男生已两个月没碰过她。
    不能怪闻时感激涕零,脑子一热问:“阮梨,你有什么愿望么?”
    阮梨心道好好的,他过生日,许愿的人却成了她。
    闻时不知道阮梨许了什么愿。
    天气渐渐热起来。
    高考那几天按着时间来算,正好该是阮梨的生理期。
    阮梨自己都没怎么注意到,倒是闻时,五月初月经来潮前就让她开始吃黄体酮片。
    吃了一周,到了五月中旬才停下。
    “这药还是有副作用,但不推迟,就怕你那时候会疼。”这姑娘每次经期都不舒服,要因为这影响她考试发挥,估摸着回来能哭鼻子哭死。
    上次模拟考,阮梨考得还不错,小姑娘最近斗志昂扬,晚上左催右喊才肯上床睡觉。
    闻时不忍心坏了她的心情。
    阮梨觉得神奇:“闻时,你怎么什么都懂?“
    闻时哪里懂,不过是因为这人看她近来这样战战兢兢,如临大敌的紧张模样,更不免多替她操心了几分。
    这知识还是临时从网络上学的。
    明明两人一同参加高考,闻时甚至的比阮梨还操心,不过操心的对象不是自己却是阮梨。
    说起来,他还是不忍让这个抱着他痛哭,哀伤道着“我喜欢你怎么办”的女孩儿失望。
    闻时虽不明白经历了唐成林及阮连芳的事,阮梨说出这话的不易,不过他总归还是把这小妖精的事放在心上。
    考试前天晚上,阮梨把两人需要用的2B铅笔都给削好,分别装在笔袋里,闻时检查过下两人的准考证及其他的东西。
    拍了拍她的肩,“去洗下手,今天早点休息。”
    小姑娘在洗手间里磨蹭了很久,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睡不着,黑暗中直直盯着天花板瞅。
    “闻时,你说我能不能考好,考不好怎么办呐。”
    “闻时,我睡不着。”
    小姑娘很紧张。
    闻时怎么哄都不管用,最后连“闻时,我还欠你九十八万呢”这种话都说出来了。
    阮连芳给阮梨的那钱,阮梨报培训机构花去不少,女孩儿还是执意先还了两万块给闻时。
    闻时没想到她突然会提这个。
    “阮梨,其实我错了。”
    闻时把她抱卧在自己胸前,咬着她的耳朵哑声道。
    阮梨不明白:“唔?”
    “我以前跟你讲,你要不好好学习,人生就跟定了性样毫无选择,但不是的,人生那么长,高考是关键,但对我们来说,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肯努力都不晚,更重要的……”
    闻时话还没说完,就让阮梨给打断了。
    “你在哄我。”小姑娘不傻,“明天都要高考了,你才这样说,猪出栏前还知道要喂顿饱的呢。”
    闻时忍不住扯开嘴角,“阮梨。”
    “嗯。”
    “更重要的是,我说你只能靠你自己,这话是骗你的。”两人的唇紧贴着,“你想要什么,我会帮你。”
    阮梨搂着他的脖子,闻时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隔了许久才听见女孩儿轻声道。
    “包括你么。”
    闻时一怔。
    “包括我。”
    小姑娘也不知道信没,终归听见了,没多久,闻时听见轻微的呼吸声,阮梨已经趴在他身上睡着。
    反倒是闻时,因着她的一番话,辗转至深夜才渐有了丝睡意。
    ……
    两个多月后。
    阮梨收到京市传媒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京传离清大很近,不过两公里的距离。
    _____________________
    宝贝儿们,小梨子和闻时的高中结束啦~成年后的故事会写在番外里~12月9日开文,谢谢宝贝儿们一路以来的支持~
    另外~隔壁灯开了个新文《偏爱》,娇软女学生儿媳vs变态男教授公公
    郑颜失去了老公。
    孟余朝失去了儿子。
    郑颜以为孟余朝会很伤心。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男主真心理变态,三观不正,涉及MJ等情节,唔,宝贝儿们即使不能接受,也不要辱骂作者哈,捂脸。)
    宝贝儿们可以友情帮忙收藏投个珠珠么~爱你们呀
    布局(1V1,H)番外·分歧(一)
    番外·分歧(一)
    阮梨整个暑假都在外面打工,艺术类院校的学费比普通类高校要贵很多,小姑娘直到开学那天都没能凑齐学费。
    闻时有二中及京市区里的发的奖学金,供她上学绰绰有余了,可女孩儿怎么都不肯再要他的钱。
    阮梨是个主意大的,小姑娘直接走了学校的绿色通道,她去找辅导员拿《助学贷款申请表》的时候,辅导员难免吃了一惊。
    辅导员毕业后带过三四届的学生,还是头回遇到像阮梨这种需要助学贷款的学生。
    也不能怪老师觉得讶异,这专业本就是个烧钱的,家境贫困的哪里能让孩子来学这个。
    自然地,攀比心也比其他院校严重得多。
    阮梨还没从一年四季蓝白色的校服中解脱出来,小姑娘平时很省,总共就那两三套衣服轮流着换,从不乱花钱,饶是此,她的助学贷款还是没能办下来。
    阮梨不住宿,不知道谁把她在学校外面拎着驴包的照片传到老师那儿,老师直接取消了她的贷款资格。
    驴包还是那会儿闻时送她的那只。
    她没将事情跟闻时讲过,闻时对这些一无所知,还当阮梨申请的贷款已经下来。
    不过小姑娘还是想办法凑齐了学费,甚至还拿了三万块还给闻时。
    老闻时拿着那三万块,总算察觉出不对劲。
    啊男人不动声色地按捺下心思,连句“钱哪儿来的”话都没多问。
    姨两人学校不同,哪里能像以前几乎大半时间都黏和在一起,闻时默不作声观察了两天。
    “阮梨。”
    “嗯。”
    “手机拿给我看看。”
    群小姑娘警觉地瞥他,挡着不肯给他:“闻时,你突然要我手机干什么呀。”
    又她倒是学会瞒着他。
    偷阮梨像笃定了闻时不会同意样,急急忙忙地塞回兜里:“我想不给。”
    文女孩儿觉得动作太过心虚,又娇软着声去摇他胳膊:“怎么闻时,你怕自己头顶上能赛马呀,你每天把人家肏得那么狠,我哪还能再去找别人,我每天都乖乖的,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呀。”
    闻时向来吃她这套,几乎百试不爽,再大的事儿都能糊弄过去。
    阮梨以为这次也不例外。
    闻时果真给她带过去,:“想吃什么?”
    阮梨暗自松了口气。
    直到晚上才发现不对劲,闻时竟不像以前那样急哄哄地来抱她了。
    闻时一个人坐在书房看书,阮梨就穿了件吊带去喊他,闻时瞥了眼她真空的衣服,哄她:“阮梨,你先去睡吧。”
    “闻时。”
    个小妖精几乎贴在他身上,“你摸摸看我奶子是不是又大了点儿?”
    闻时强忍住手心下的柔软:“你先去睡好不好。”
    阮梨确定,闻时生气了,他八成猜到自己做的事,虽然小姑娘根本不知道他生气的点在哪儿。
    她忽地抽掉他手里的书甩在一旁,将自己手机拿给他,“喏,闻时,给你看吧。”
    闻时压根没打开。
    他示意她在自己腿上坐下,头搁在她肩头道:“阮梨,你要学着相信我。”
    布局(1V1,H)番外·分歧(二)
    番外·分歧(二)
    闻时低低叹了口气。
    阮梨坐在他身上,离得那么近,自然听得清清楚楚。
    小姑娘心一慌,嗫嚅道:“闻时……我没……”
    男生对她掏心掏肺,阮梨不是不明白,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希望两人能平等地站在一处。
    女孩儿终究还是骄傲的。
    阮梨开了个直播间。
    网络上的钱看着比她打工来得要容易许多,小姑娘年轻漂亮,声音还好听,随便撒撒娇,唱几首歌就有人打赏。
    女孩儿尝到了甜头。
    像真当着摄像头脱衣露奶、卖弄风骚啥的她断然不会去做,但小姑娘觉得口头上让对方占占便宜,说两句好听的话并没什么。
    那些不堪入目的私信内容,阮梨完全不放在眼里。
    小姑娘甚至还喜滋滋地想着,或者用不了多久,她就能够还清闻时的钱。
    她没有对不起闻时,却也知道他未必会同意自己这么做。
    “阮梨,我没有否定任何职业的意思,只要不触及法律,任何职业都值得尊重。”闻时这话说得看似口是心非,明明他以前那么看不起阮梨的工作,但其实他没有撒谎,或者更该换句话来说,以这人的性子,别人的事又都跟他有什么关系。
    “可是阮梨,我很介意。”闻时凑过去咬她的下巴,“因为是你,而且你想过没有,这对你未来职业会有碍。”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
    说起来这直播或者跟阮梨的专业同宗同源,实际上如今却因为门槛低,被妖魔化。
    这是道无解题。
    闻时两辈子的人生轨迹就摆在那儿,男人不管私下面对阮梨如何,其实骨子里还是固执死板,奉行着知识育人的理念。
    你要真让他诚心接受女孩儿去干这行职业,闻时接受不来,但阮梨又觉得自己不偷不抢,没什么见不得人。
    总归还是有人要让步。
    屋子气氛忽地尴尬起来。
    阮梨不说话,揪着他的衣襟,指尖不安分地往他衣服里面钻。
    闻时一声不吭独自生了大半个晚上的闷气,这会儿怀里的个小妖精连内裤都没穿,吊带皱巴巴地卷缩至腰间,渐湿的穴肉贴附着他的大腿。
    那处就跟她的名字似的,又软水又多。
    挠到人心里去了。
    闻时禁不住头疼,手往她腿心里摸,轻拽着娇嫩的穴肉,男生低下头去吻她,最后还是选择纵容她,“我同意了,你得给我个期限,阮梨……”
    男生这样说着的时候,阮梨忽地以指覆住了他的唇,“闻时,我不干了。”
    小姑娘眸子亮晶晶的,闪着剔透的水珠子,面对着这样放低了姿态的闻时,她不舍得。
    阮梨善良又懂事,又有着女孩儿的小心思。
    她换了个姿势,整个人横跨在闻时腿上,去扒他的运动短裤,小穴对着龟头坐下,将他吞咽进去。
    女孩儿闷哼声,跟他告状,“闻时,他们好讨厌哦,就因为你送我的那个驴包,不知道谁暗地里跟老师告状,把我的贫困贷款申请给撸了。”
    阮梨跟他撒娇而已。
    闻时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嗯,他们不好。”
    ……
    阮梨话过口,说完便忘了。
    哪知道几天后闻时又给她送了个包。
    小姑娘看着搁在外包装袋内的发票,顿时黑了脸,“闻时,你毛病啊……这能退么……”
    抵得上她四年学费了。
    布局(1V1,H)番外·只管州官放火(一)
    番外·只管州官放火(一)
    阮梨虽长得漂亮,但是搁一堆俊男美女出没的传媒学院,难免让人审美疲劳,遇上一两个追求者,她连理都不理会,渐渐地缠在她身边的人也少了。
    阮梨清楚怎么回事。
    她平时不住校,除了上课时间,女孩儿基本没参加过班级集体活动,年级里都传言,这姑娘被个老头子给包养。
    连老头子开的什么车,什么时候在校后门等着这事儿都传得有鼻子有眼的。
    让人说几句又不会少块肉,阮梨乐得清闲。
    阮梨学得很吃力,高考临时抱佛脚的弊端这时候就出现,便是天分高也比不上人家打小练习,底子深厚的。
    然而闻时不同,这人底子在那儿,再低调,在学校里依旧跟高中的时候一样,自带招蜂引蝶的本事。
    就大半夜小姑娘缠在闻时身上,还能有人给他私聊微信。
    内容倒是正经得不能再正经,向闻时请教专业问题呢。
    单个元素符号阮梨还能认得,不过连起来阮梨看着就跟瞧天书没啥两样。
    闻时真的是老师当习惯,改不了育人的毛病,何况,对方未来跟他在同一领域,只不过研究方向不同而已。
    他低头看着手机。
    阮梨凑过去,瞥了眼对方的头像。
    忽地一口咬住他下颚,趁他不注意时直接伸手去拍打他的手机,扔在床上命令他,“不许回。”
    骄纵异常的语气。
    女孩儿不小了,都二十岁,大概在学校里常端着又低调的缘故,平时旁人看着,那股子妖艳的气息淡了许多,愈发往清冷上靠拢,乍看着竟闻时差不多。
    不过那是在别人面前,闻时宠着惯着,恨不能将她当女儿养,小姑娘让他养得脾气越发大。
    “阮梨。”闻时乍被她吓了跳,还是舍不得凶她,只手顺势捏了捏她的臀,“乖,怎么了这又是?”
    阮梨不大高兴。
    这人瞧着年轻,其实骨子里固执又死板,不通窍便算了还偏心得厉害而不自知。
    之前她周末在外面打工,穿了件旗袍走秀,只旗袍开叉稍高些,这人就黑下脸,让她辞了工作。
    啊呸。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只管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女孩儿本来就没什么安全感,她潜意识里相信闻时是一回事,然却还是意难平。
    阮梨主动去啃闻时的脸,咬他的喉结,一路往下舔,小妖精这样地热情,逗得他早忘了对方还在等着回应。
    闻时没怎么把女孩莫名的发作放在心上。
    阮梨趁着他迷迷糊糊的时候问他:“闻时,我看你贴在书房的课表,明天周三,下午有大课是不是啊。”
    闻时身子顿时僵硬,让她给吞咽下肉棒,仅有的理智都集中在下面那根孽物上,闷闷地回她:“嗯。”
    个妖精咬着男人的鸡巴,抬头偷看了眼陷入欲望无法自拔的闻时,得意地笑了。
    Rǒǔsんǔщǔб.c噢м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