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风(1v1) - 58 恨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小姐生日时,邵先生送房又送楼,大手一挥把江小姐喜欢的那家早茶换成了自家产业。
    从此,江小姐随时都能吃到限量供应的奶黄包,开心地往邵先生脸上亲了一大口,夸他:“老公你真棒!”
    邵先生捏住她的小下巴,“你叫我什么?”
    她以为自己僭越,惴惴不安道:“你不喜欢?”
    “这个词不能随便叫,叫了就要负责。”
    江小姐恍然大悟,“你……恨嫁?”
    “恨嫁”二字戳中了邵先生的命门,他表情古怪不肯承认。江小姐哄了好久也不见效,终于也不耐烦起来,拍桌子吼他:“邵易之,你不要耍小脾气了好不好!”
    邵先生看了她一眼,眸色暗沉,“我看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那天晚上,邵先生变着法儿想让她叫“老公”,她白天叫他老公结果被弹了个大爆栗,哪还敢再叫啊。
    她摇头拒绝,“不敢不敢,叫了就要负责了。”
    邵先生脸色变得比煤炭还黑,匪夷所思道:“你不想对我负责???”
    江风一时语塞,“倒也不是。”
    邵易之气得去浴室冲澡。她追过去,这人居然还上了锁。
    她站浴室门边不轻不重地说了句:“矫情。”
    邵易之看着镜子,越想越觉得小姑娘就是喜欢他这副皮囊,打着谈恋爱的幌子消费美色,难怪不肯对他负责。他爱她有趣的灵魂,她爱他好看的皮囊,怎么想都是自己吃了大亏。
    邵先生出去后,就一个问题:“你喜欢我什么?”
    她顺嘴答:“你好看呀。”
    邵先生眼神一暗,“还有呢?”
    “身材超好,技术超棒。”
    他不死心,“还有呢?”
    江小姐给他比了个心,赞道:“比我爸还像我爸。”
    邵易之气绝,啪嗒躺倒在大床上,怀疑人生。
    唐晚荭早已将@姜汁夫妇是真的   加入特别关注,手机锁屏换成了红毯牵手图,每次亮屏都要感叹一番天作之合,不忍心解锁。
    恰逢邵先生回老宅吃饭,唐晚荭见他只身一人,趁他洗手的时候跟老邵董嘀咕:“邵邵咋不介绍人家姑娘给我们认识啊?”
    邵远卓眯了眯眼睛,“待会我问问。”
    席间邵易之提及要去C市参加首映会,邵远卓问:“又去找姓江那丫头片子啊?”
    邵易之懒懒应了句,“啊。”
    他爸又问:“真喜欢?”
    “真喜欢。”
    “这么喜欢都不敢往家里带?”
    邵易之皱了皱眉,“谁说我不敢了?”
    “那就是人家不愿跟你回来,到底能不能行啊?”
    “……”
    邵易之拿起车钥匙,往门口走,“爸,您想见我女朋友就直说,激将法就省省了啊。您等着,我这就把人给您带来。不过说好了,您二老可不能欺负我女朋友。”
    江风在家里喝着冰可乐,看白丸子在综艺上怼天怼地,乐得不行。
    听见邵易之开门,她头也没回,随口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快呀?”
    邵易之:“收拾一下,我爸想见你。”
    她终于看向他,“哈?”
    邵易之肯定地点了点头。
    江风想起了到了学生时代“班主任找你谈话”的魔力,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不如挺直腰杆走一遭。
    她紧张得要死,问他:“你爸妈喜欢什么样的?”
    邵易之:“我爸喜欢邓丽君,我妈呢……”
    他想了想晁容容,说:“我妈喜欢蠢的。”
    “……”
    邵家老宅的厨房里嘟嘟地冒着热气,掐着时间重上新菜。
    好一阵嘘寒问暖,商业互吹。
    酒过三巡,终于进入正题。
    唐晚荭笑着问:“准备什么时候领证?”
    江风傻笑道:“我都听他的。”
    唐晚荭又问:“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江风手一抖,好端端的百合莲子汤都差点撒了出去。
    她飞快地看了眼邵先生,邵先生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说:“小孩子太闹腾,我不喜欢。”
    唐晚荭瞪了邵易之一眼,只怪他拖后腿。
    晚上两人躺被窝里,邵先生问:“阿风,你是不是不想结婚?”
    她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我觉得,太早了。”
    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他什么表情,只知道他翻了个身。
    她用手指轻轻戳了戳他的肩胛骨,“邵先生?”
    “……”
    她又轻点了两下,“你生气啦?”
    “不是。”
    果然还是生气了。
    例行的二人观影会上,她放了部纪录片,《早婚的坏处》。
    邵先生不看屏幕,只看她。
    她企图扳正他的脑袋,“邵先生,你看啊,认真看。”
    邵易之钳住她的手腕,“江风,你年纪不小了。”
    “那你昨天还叫我小姑娘呢。”
    “……”
    “你很着急生娃娃?”
    邵易之摇了摇头,“不急。”
    “那不就行了,不生娃娃,结婚也和现在没有区别,也就是现在和结婚没有区别,是吧?”
    邵易之不想说“是”,只好叹了口气,往沙发靠背上一躺,安静接受晚婚教育。
    江风喝着从白丸子那儿顺来的杨梅酒,享受非凡。邵易之看得眼热,伸手去抢。
    江风笑着对他说:“想喝我喂你就好了呀。”
    一口又一口,半坛子杨梅酒淹没了邵先生的失望,只觉得她嘴里甜得过分,那些拒绝的话也无可反驳,只好一一答应,愿听她差遣,让她万事遂心。
    不过仍心心念念那人是贪他美色。
    为了等待她说“好”的时刻,只能千方百计保持美色。
    邵先生问李特助,有什么永葆青春的秘方,李特助说:“我家隔壁大爷天天举铁,五十多了还跟三十一样。”
    嗯,记下来,举铁。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