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风(1v1) - ρο-1⒏C0M 8 后半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邵先生把江风介绍给了国内殿堂级导演——李寻微,让她去向李老师取取经。
    李老师是电影届泰斗级的人物,他的作品都是电影学院的学生必看,拿来做学术分析都是上万字起。
    江风有些怵,但邵先生给了她这么好的机会,她高兴还来不及,心里发怵也得上啊。
    李老师在名利场打转了一辈子,如今修炼得炉火纯青,跟邵先生相谈甚欢,待她也是礼仪周到,未曾探究她与邵先生的关系。
    初次相见,算是打个照面,不好一上来就切入主题,话题过半,倒是李老师主动提起:“剧本带来了?”
    江风忙不迭地双手递过去。
    李老师让她自己说说想法,她想起学生时代被老师提问的情境,说得磕磕绊绊,讲到后面,才渐入佳境,越说越兴奋,神采飞扬得若无旁人。
    待她讲完,李老师指着她笑了起来,她一懵,看见邵先生也在笑。
    她犹豫地问,“李老师,我哪里说错了吗?”
    李寻微摆了摆手:“说得不错,孺子可教。”
    “大方向没什么问题,细节等我看过剧本再跟你说道说道。”
    她回得清脆:“哎,谢谢李老师。”
    “下个星期,我新电影开拍,愿不愿意给我做助理,到现场看看?”壹秒記住本文網阯:нAǐTAηɡSнùωù(海棠書屋)點℃OM≯
    她用力地点着头,“愿意,当然愿意!”
    出了门,她瞧见邵先生神色淡漠,隐隐约约透着些不满,问他:“邵先生,你怎么啦?”
    邵先生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问都没问我一句,就跑去给别人当助理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扯了扯他的衣袖,讨好地笑着,“邵先生~你别生气嘛,我刚才就是太高兴了嘛……”
    邵先生抽回手,大步向前。
    “邵先生,邵先生……你等等我呀!”
    江风望着他的背影,坏笑一下,加速冲刺跑了过去,一蹦跳到了他身上,攀着他的肩膀,死死地黏在他的背上。
    她用牙齿啮了啮他的耳垂,看见他的耳朵渐渐染上红色,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邵先生~我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的,对不对?”
    “你给我下来!”
    她搂住他的脖子:“你答应了我就下来!”
    “一。”
    江风纹丝不动。
    “二。”
    江风以为他真生气了,也泄了气,老老实实地蹦了下来,不满地接了句:“三。”
    她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正失望着,却听见邵先生低沉的声音:“你都跟人说好了,我还能说啥。”
    江风听他语气松动,连忙道:“没有没有,当然要听你的啦。”
    邵先生哼了一声。
    她一听,有戏,赶紧上去勾住他的手指,晃了晃,“邵先生,你就答应了,好不好?”
    邵先生刮了她一眼,“那你怎么补偿我?”
    江风支支吾吾,“肉、肉偿?”
    邵易之拿食指戳了戳她的头,恨铁不成钢,“大白天的,想些什么呢?”
    邵易之叹了口气,“怎么不开窍呢?”
    江风莫名其妙,问邵先生想要什么,邵先生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告诉她。
    末了,江风下了结论:“矫情!”
    邵先生:“……”
    白天她说肉偿,被邵先生嫌弃了,不过晚上实践的时候,她看邵先生满意得很,口嫌体正直。
    邵先生平日里在公司说一不二,威风堂堂。今天陪着她在李老师面前做后辈学生样,都是为了她罢了。
    邵先生待她好,她都知道。
    她不知道邵先生缺什么,或者说,在她的认知里,邵先生这样的人也不应该缺什么。
    她能回报的,也仅仅是作为他的小女人,给他片刻欢愉。即使他看不上这些小伎俩,但她也只能是如此了。
    她主动搂住他的脖子,深深地亲吻他。她的吻技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她用他喜欢的方式纠缠着他的舌尖,或轻或重地点着,像两条鱼儿一样逗弄嬉戏,相濡以沫。
    她吻上他胸前的凸起,学着他时常对她做的,用红唇含起那枚紫葡萄,紧紧地吮吸,用牙齿轻轻地碾磨,听见他的吸气声,又改用柔软的舌头一次次轻抚过去,温柔地划着圈。她伸手揪住另一枚紫葡萄,来回地揉搓碾压,偶尔坏心地揪起拉长,又突然松开,如此反复。
    邵先生拉过她另一只手,盖在他腿间的骁龙上。她会意地轻轻握住,开始认真对待手中的猛兽。
    她双手交叠,撸动几下,果不其然,那猛兽更加膨大了。她将双手侧立,紧贴在那猛兽左右,夹住那猛兽,来回轻轻搓了几下,然后俯身含住,一点一点吃了进去。
    她捏住那两个小圆球,轻轻地揉搓,极尽温柔。她开始缓慢地吞吐,退到顶部时,都不忘用舌头划过那凸起的棱条,舌尖在马眼处打着转。她又一次俯身,让那粗长进入到她的咽喉深处,比她之前帮他口都要深。
    咽喉出于生理反应自然地收缩,紧紧包裹着他的粗壮。温热的口腔内壁与棒身无隙地贴合,柔软与坚硬碰撞着,不是为了攻占,而是企图突破造物主的限制,融合在一起。他们彼此是独立的个体,却在瞬间成为一体。所谓片刻即永恒,并非夸耀,而是那片刻时光的美好幻想笼罩了我们在一起的所有日子。
    残存的理智让他将她捞了起来,自然看见了她通红的脸颊,也看见了她盛着泪花的双眼。
    那一瞬间的极致快意,确实如同鸦片让人上瘾,若他心念稍有偏差,便会放任她继续,为他献上最具诚意的爱抚。
    可他中断了这种敬献。
    他清楚地知道,于他愈是极端的快意,于她便是极端的不适。
    这是造物主的残忍。
    他或许可以利用她的诚意,佯装不知,心安理得地接受她的敬献,但他已经做不到了。
    有情人,做快乐事,做我们都快乐的事。
    他轻抚着她的脸,“吃不下就别吃了。”
    她怔怔地看着他,“邵先生……”
    邵易之把她压在身下,再一次与她亲吻。这一次,来得热烈,来得嚣张,来得狂悖。
    造物主愈是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们愈是要在一起。
    她终于知道,自己还是太嫩了,原来和他比,自己的吻技实在是小清新。
    他们忘情地接吻,长得仿佛太阳都重新升起又落下。
    他们要证明,这世上真的有天长地久。
    邵先生打开她的双腿,早已是玉露滴答,一片泥泞。
    “这么湿?”
    她小声说:“还不都是你弄的……”
    邵易之哼笑一声,满意地将她的双腿折叠压到她胸前,将自己塞进了她的紧致之处。
    她餍足地“嗯”了声。
    他开始快速地运动,撞得她整个人都在往头顶方向移。
    纯粹的抽插就能带来原始的快感,他们如初尝禁果的新人,一遍又一遍,不知倦怠。
    这一晚,他们换了许多姿势,却都是面对着面,因为此刻,他们都更愿意看见彼此的面容。
    “邵先生……”
    “嗯?”
    她不回答,仍是断断续续地唤他。
    “邵先生……邵先生……”
    一遍又一遍。
    从来不敢说的,是后半句。
    我喜欢你啊。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