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风(1v1) - 4 春风揉耳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邵先生洗完澡一出来,就闻到淡淡的香水味。
    她只开了床头小灯,却捧了本书。
    他笑了笑,不咸不淡道:“别装了。”灯光昏黄不堪,混着香味,分外旖旎,哪是什么看书的好时候。
    邵先生抽走她手里的书,开始脱衣。
    浴袍之下就是他赤裸的身体,那一大坨就那样突兀地出现在她眼前。
    江风下意识地闭了眼睛,他在她耳边轻声说:“睁开眼,看看它。”
    她听话地睁眼,不超过三秒,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又忍不住偏头。
    他顺势吻上她的脖颈,一路延伸往下,在她胸前徘徊许久,直到她气息越来越急促,胸前起伏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他的大手轻轻掠过她的小腹,带给她似痒非痒的触感,还会摸到她后腰处,来回地在腰窝里画着圈。
    她难耐地扭着腰肢,“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他终于分开她的双腿,检查她腿间到底濡湿到何种地步。
    他划过花缝,让她又是一激灵。
    他拧过她的下巴,让她看清楚他指尖的银丝,也让她的脸彻底烧红了。
    她拿手挡住眼睛,决心不再接受任何视觉上的刺激。
    也因为她的手掌,他也未曾看见,他进入时,她皱起的双眉。
    许是前戏太过充分的原因,她并没有流血。
    不过她太紧张了,根本不会放松,下面收缩着,给他带来无上快感。
    她适应了他的尺寸后,开始渐入佳境。
    哪怕是一点一点的抽动,也会产生奇妙的碾磨感,又温柔又坚硬。
    不过他的动作是用力的多,柔和的少。
    他快速抽插的时候,她脑子里都要炸成烟花了。五光十色,硝烟都能模糊了意识。
    邵易之看着她青涩的样子,坏心渐起,每次她要高潮了,就不停地刺激她的小豆子,进进出出的速度还会加快。
    一次两次还行,后面她那里都肿了,磨得有些疼,但还是夹杂着强烈的快感,这样极致复杂的官能体验,让她又难过又沉溺。
    邵易之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晚会放肆成那个样子。
    明明她已经耗尽体力,他还要一意孤行,甚至有要把她弄坏的冲动。
    到最后,他进攻的步伐仍旧勇武有力,她终于承受不住。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他逼到了角落,即便如此,他依旧挤压着她那狭小的空间,她的地盘越来越小,被碾压得可怜。
    她再也承受不住,开始唤着他的名字:“邵先生,邵先生……我不要了……”
    他屈指弹向那粒肿大的豆子。
    她身子猛地一弹,崩溃地哭泣着,全身止不住地战栗。
    他有意延长她最后的高潮,不停地拨撩充血肿大的阴蒂。
    她什么也无法思考,只知道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溃不成军。
    可能有的人天生就是她的克星。
    高潮过后,她仍然无意识地继续哭泣着,身体不停地颤抖。她觉得自己就像被放逐到了汪洋大海,找再也不到归家的路。
    邵易之环抱住她,轻抚着她的背,直到她的抽泣声逐渐平息,娇小的身子不再颤抖。
    但她仍是失神的,并没有完全从那场激烈的性爱中平复过来。
    他调整了姿势,让她靠住自己。
    邵易之点了根烟,待他抽完,她早已深深地睡了过去。
    次日邵先生精神抖擞去上班,江风还窝在被子里。
    想到她被他弄到哭的样子,娇滴滴的,恨他却又蜷缩在他怀里。她大概委屈到了极点,却因羞涩并不开口。
    邵易之得到了极大的心理满足。
    真变态。邵先生暗叹。
    如果有人问江风,第一次怎么样,她一定会说:永生难忘。
    起初,温柔的前戏让她无比庆幸——初夜对象的床品不错,这样不会留下阴影。
    更何况邵先生还那样好看。
    她以为她赚到了,却没想那人以强势的姿态,随心所欲地开发着她。
    邵先生床技高超,她承认。
    高超到让她失去自我。
    那种极端刺激的快感,当然会让她享受到,除此之外,亦会给她带来强烈的恐惧——恐惧被他完全掌控的境地。
    邵先生回家,她看到他一惊,马上换上谄媚的微笑,“おかえり(欢迎回家)。”
    邵易之:“……”
    合着这是操傻了。
    邵易之发现她变乖了不少。
    倒不是说以前就无法无天,而是一下子从小狐狸变成了小白兔。
    邵先生觉得好笑,忍不住逗她:“昨天还满意吗?”
    她一下子涨红了脸,不想理他。
    邵易之笑着说:“不回答也没关系,不过,我对你很满意。”
    他还叹了句:“没想到江小姐这么外强中干啊。”
    江风小声反驳,“是你纵欲过度……”
    邵先生哼笑一声,“那我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你给我的定位啊。”说着就去脱她的小裙子。
    “你、你还要呐?”她的声音听起来苦兮兮的,隐隐约约还透着几分鄙夷。
    “不动你。我看看还肿不肿。”
    邵易之分开她的腿,看了看,果然还是肿的。她那里很漂亮,左右对称,颜色也是粉嫩嫩的,只不过因为昨天太激烈,现在还是鲜红的。
    邵先生帮她上了点药,暗自懊恼:昨天怎么没记得,不然今天估计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后来她那里消了肿,邵先生自然不肯放过。
    邵先生解着她衣服,她还心有余悸,呐呐道:“邵先生,你可别那样了……”
    “哪有?”
    “就,就是上次那样……”
    邵易之笑,“好。”
    江风后来才知道,男人的话,尤其是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都是不可信的。
    邵先生起初确实是温柔无比,但到后面,又像第一次那样,变成一头大狮子,好像要把她骨头都拆干净似的。
    邵易之觉得,锅不在自己,都怪她在床上柔柔弱弱地跟未成年一样,搞得他好像很变态。
    男人嘛,不都喜欢变态吗?
    邵易之开始还能控制,越到后面,越是兴奋,就收不住了。
    她总是小声唤他“邵先生”,嘤嘤的,像小猫咪一样。
    那感觉,就像春风揉耳朵。
    顺耳又上瘾。
    想要听她更多的呢喃,就忍不住欺负她。
    喜欢看她高潮时脸上映的桃花,更喜欢她被他逼到癫狂时,无意识地流泪,就像春雨打在桃花瓣上。
    美到极致,也媚到极致。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