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间风(1v1) - 3 今晚有事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日,江风继续翻他的资料。
    度娘给他配了张西装革履的照片,看起来格外正经,和她的感觉有一点点不一样。
    虽然昨天也看到了邵先生穿西装的样子,但她左看右看,都觉得他浑身透着一股风流气质。
    她决定google一下,果然,出来了不少风流韵事。
    早到他在父亲光环下被称作“邵公子”的日子,便和周家的大小姐、沈家的二小姐、李家的五小姐传出绯闻,个个都说是他的初恋情人,当然,正主可从来没认过。
    后来老邵董急流勇退,他接手了邵氏,扑上来的女人就更多了,从女秘书到女明星,简直是应有尽有。
    有说他拔屌无情翻脸不认人的,有说他玩大了女学生的肚子千万打胎费的,说得是绘声绘色,怕是躲邵先生床下偷听来的。
    江风看得津津有味,再一次觉得自己赚到了,起码他那张脸还真担得起那么多的桃花。若论及真假,其实假的多,真的少。比较邵先生也不是什么人都吃得下嘴的,他挑食。
    江风照了照镜子,怀疑自己色诱邵先生成功的可能性。
    他那些桃色新闻的女主角一个赛一个的漂亮,她哪里比得上。
    可是不成功也要上啊,她现在可是真的想把邵先生变成金主大大了。
    她不至于为了每月三十万的零花钱卖身,却是实实在在没有拍电影的本钱。
    邵先生这样一尊大佛摆在面前,机会难得,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如果她想要剪辑权,这是最现实可行的办法。
    江风纠结再三,心里的天平终究偏向了那不堪的一方。
    江风决定抱紧邵先生这棵大叔,只是这话头怎么起,还得好好考虑,不宜心急。
    邵先生这么聪明的人,哪能被她耍的团团转。即便旁敲侧击,在邵先生听来,或许和直接张口也并无分别。
    更何况她与邵先生相识并不深,这么早就谈钱,伤感情。回头看他们故事的开始,也会显得不纯粹。
    虽然她现在确实是对他有所图了,但总觉得是不一样的。
    江风叹了口气,还是先缓缓吧。
    李特助把江风的资料交给邵先生。
    李特助感慨,邵总不愧是业界精英,连玩女人都得查三代。
    实则不然。
    邵先生拿到那一摞,也没急着看,偶尔喝个咖啡,翻个三五页,就当休闲娱乐,和江风翻八卦杂志一模一样。
    第一页上说,江风是成都人,整整呆了十八年,上大学时才去了北方。
    邵先生腹诽,怪不得她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她叫他邵先生,每一声都跟撒娇一样。
    江风爸妈在她小学就离婚了,她妈懒得管她,法院把江风判给了她爸,她爸也是个浪荡子,重新开启物色新老婆的人生篇章,给江风的每月生活费准时到位,只是人却不如生活费准时。一年下来,父女见面次数一双手就能数过来。
    江风在学生时代就不怎么乖巧,迟到早退是常事,但成绩不错,老师索性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一一次背处分,是私配了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钥匙,准备把被没收的手机偷偷拿出来。
    邵先生笑得不行,决定回去好好问问江小姐。
    邵先生看了看表,是时候回家了。那卷资料才看了个开头,他不急,反正日子还长。
    夜色渐深,那人终于夹着风雪归家。
    江风早早地就洗漱过了,靠在床头看书,听见门把手旋转的声音,便看向那个方向。邵先生心无杂念地进门,她抬头的一瞬却让他心动了一下。
    跨年夜那晚,她化着明艳妖娆的浓妆,够漂亮,也够张扬。可她卸妆后的样子,也太纯了些,他第一次见的时候都险些被她骗了去,不过她总是笑得狡黠,跟只狐狸似的,把那清纯的面容打碎。
    她微张着丹唇,见他朝这边过来,忽然意识到今晚似乎应该继续昨晚未晚之事,居然有些羞涩,与他错过目光,微微低下头。
    邵先生这下也乐了,难得这干净无暇的脸没有转换成套路模式。
    她被放倒在软软的大床上,和邵先生认真地接吻,虽然她吻技一般,但很认真地回应着他。
    邵先生主导着节奏,脱掉她的睡袍,又继续向下,一寸一寸地吻过她的肌肤。
    情爱之事正常有如吃饭睡觉,每日行此事的夫妻、情人、伴侣多如繁星,却并非所有人都做得浪漫,做得动情。
    江风后来想,若邵先生从未爱过她,却在床上这样对她,那也算三生有幸了。
    一切都温柔地推进着,直至邵先生摸到她的腿间。
    虽然邵先生对自己的技术一向自信,却也觉得太湿了些,他一看,一片鲜红……
    江风当场定住,一边叨唠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边跳下床跑进洗手间。
    江风出来后,偷窥了一眼他的脸色,真黑。
    她讪讪地贴到他旁边,主动伸了爪子握住他的粗大。
    他神色未变,一副看她表现的样子。
    她只好回想着在网上看来的知识储备,笨拙地开始第一次实际使用。
    她两手上下叠加也没能把他全部握住,还冒了个头出来,她呼吸一滞,这、这么长!
    这个怪物以后还要进她身体……
    邵易之看她没动作,淡淡地说:“想什么呢?”
    她红了脸,摇了摇头,开始上下撸动。
    她偶尔觑他一眼,观察他的反应,试探着他喜欢的频率和力度,慢慢上道。
    后来她看邵先生呼吸渐重,眉头也微微皱起,便加大力度捏了几下,一注白流骤然喷撒在她掌心。
    她要去洗手,邵先生偏不让。邵先生闭眼坐了会,才拉着她一块去洗手。
    他站在她身后,包着她的身躯。他的大掌认真地搓着她的小手,哗啦啦地水流冲着他们的双手,明明是凉的,她却觉得热。
    他看着镜子里的她,因为羞涩而红的脸真好看,但他觉得这不是最好看的。用别的方式,因他而红的脸会更好看。
    事后她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她挺羞愧的,不把他睡了,三十万拿着真烫手。
    江风从小爱跑爱闹,没有刻意锻炼,但身体一直很好。青春期初潮开始到现在,每一次大姨妈造访都没有不舒服,照样生龙活虎。
    江风坐在木质地板上看电影,仰头喝着冰可乐,被下班回家的邵先生抓了个正着。
    邵先生抢走她的可乐,把她抱起来放到沙发上。
    邵易之在某些方面可谓思想陈旧,坚信凉白开最解渴,喝汤能养生,以及,姨妈期不能吃冰。
    任凭她如何撒娇,他都不让她喝冰的。
    邵易之拿话堵她:“你以为三十万那么好赚?”
    她以为三十万不过皮肉生意,哪知居然是多了个老父亲,哦,不,连她爸都不管她喝冰。
    邵先生口味清淡,一桌菜也不见一个辣的。
    她问他:“邵先生,你家有没有辣椒酱呀?”
    “没有。”
    她嗜辣如命,几天不吃辣只觉得浑身无力,没有冲劲。
    她悄悄问沈姨,下次能不能加个带辣椒的菜。
    沈姨微笑:“回头我问问邵先生。”
    她是一个头两个大。
    邵先生言简意赅:“微辣。”
    沈姨含笑点头:“知道了。”
    倒不是邵先生苛待她,只是邵先生的养生信条又起作用了。
    后来她姨妈一走,邵先生当晚就让沈姨做了一大桌她爱吃的。
    “多吃点,今晚有事做。”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