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陨落后我混娱乐圈了 - 修仙陨落后我混娱乐圈了_分节阅读_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心脏的剑伤出自一柄剑,那剑名为“诛邪”,意寓诛杀世间一切邪物。
    尸傀门的炼尸材料,全部是来自于凶恶的魔修,这柄诛邪剑是尸傀门的宝物,极品仙剑,吕夕自炼气入体后,他父亲就将此剑传给了他,一百年来从不离身。
    他仔细看他的胸口,隐隐约约从心脏那个大窟窿里能看见诛邪剑断裂的剑身,如同填补窟窿一样镶嵌在他血肉里。
    吕夕脸色苍白,右手手指在虚空往他上庭额心方位画了决,但对方行动只停顿一瞬,立刻就更凶猛的扑了过来!
    他气势太甚,速度极快,吕夕已知逃脱不了,只能趁对方扑过来的势头,往他丹田重重踢去!
    对方被这一脚踢退了几步,紧接着那凶尸猛的冲来,一把揪住吕夕的头发,往后猛地一甩,扔在了鼎边。
    那鼎被吕夕的身体敲的哐当作响,震声极大。巨大的力道甩得吕夕吐了血,他感觉到了自己内脏受了损伤,浑身上下疼得要命。
    因阴气太重,几名活人渐渐觉得气力丧失,呼吸困难,李三等人见势头不妙,也不管吕夕了,只赶紧跑路。
    那凶尸说来也怪,也不管几人,只专注攻打吕夕。
    吕夕手掌撑着地还没爬起,对方的右手已经掐住了他脖子。
    他手指修长苍白,冰凉的温度渗进了吕夕的皮肤,大拇指与四指分开,掐住吕夕的脖子,如钢筋铁骨般冷硬。
    好凶!
    吕夕死死盯住他,此时此刻他就是本能的要将吕夕杀之而后快,以报被杀之仇。
    凶尸的本能就是报仇,他胸口的的诛邪剑还沾染着吕夕的气味,仇人就在眼前,怎能不杀。
    吕夕又吐了口血,血迹沿着他下巴流淌在对方的手背,吕夕突然笑了一声,挣扎着以气抵御脖颈被掐的力道。
    他右手往嘴角一抹,突然大喝一声,双目凌厉,手指飞快的往他额心画去!
    吕夕的血刚刚沾到他额头,他立刻大吼一声,手中的力道更紧!这气力简直要把吕夕的脖子掐断。
    虽说没了修为,幸而他身体早早就淬炼到了极致,这一丝半会还死不了人,吕夕不管不顾,只在他眉心画决,当决成了一半,对方知道事情不妙,已然想撤退。
    但吕夕哪里能容他撤退?吕夕立刻扑了过去,瞬间就完成了整个决。
    决已完成,周遭凶猛的煞气瞬间一窒,如同凶猛的江河突然静止,气顺着吕夕这个血决倒流,吕夕朝他眉心一刺,微光闪烁,血立刻就从他眉心渗了进了他躯体。
    做完这一切,吕夕脱力的倒在地上,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又吐出了一口血。
    他转头望见那凶尸终于闭上了眼。
    刚才在被掐的那一瞬间,情况万分紧极,吕夕迅速逼出了心头血,强迫他认了主。
    尸傀门有炼制戾尸傀的方法,吕夕早已熟记于心,但是从来没有在对方还是凶尸的时候就强迫人认主的,一般来说,先是制服,而后化其执念、驱其煞气,接着才是炼尸,最后是认主。
    但吕夕也是没有办法,他是此尸取命仇人,他的执念肯定是杀他,吕夕不可能坐以待毙任他来杀,也只得先让他认主。
    他只不过没有想到引他而来的戾尸,居然会是他。
    也是,他扛着他的尸体掉进了轮回死境,自己来了这个世界,他的尸体出现在这也不奇怪。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境遇,竟然到了墓穴里得了精气。
    吕夕茫然的躺在地上,墓地里阴冷的温度顺着他的背脊一点一点的蔓延进他的四肢百骸,他似乎看见自己呼出的气渐渐成了白雾,氤氤氲氲地上浮、扩散,最后消失不见。然后他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任身体的疼痛与阴冷的温度将他包裹,他盯着那已经闭了眼的凶尸看半晌。
    而后说:“睁眼。”末了喊了一句,“师哥。”
    ………
    “终于出来了!”
    此时已经是半夜三四点,空中无月,地上无光,漆黑的山里看见几道射光,深山杂草间窸窸窣窣,李三等人拿着手电筒快速跑了一里多才喘着气缓了缓。
    几人都是脸色青白,身体无力,四肢百骸酸胀,连骨头都觉着湿冷,在地上歇了十来分钟才缓过气,而后是一阵后怕,觉得后边来的那粽子实在太邪门,连碰都没碰到人,就差点要了他们的命。
    “也不知道吕夕怎么样了!”探路先生说,“那粽子极凶!”
    大抵是命不该绝,几人磕磕碰碰,还是寻到了吕夕进去的那个甬道,原路出来了。
    “看出来了,那小子对付棺材里的粽子跟训崽子似的,但是那鼎里的粽子一出来,三两下就将人打吐血,我看是凶多吉少!”
    探路先生忧心忡忡:“粽子越像人,越难对付,要不……”要不咱们报警吧……这句话他不敢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