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 - 特别篇?阴缘【四十八】(第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黎莘虽隐隐的还担忧,但迫切离开的心情还是占了上风。

    系统久久不说明任务,说不定是升级导致的BUG呢?

    她还是先走为上。

    滕然帮着她收拾了行李,临走之前,他忽然想到什么,对黎莘道:

    “你先开门,我去拿点东西。”

    说完,便转身进了浴室。

    黎莘不疑有他,刚将手放在门上想要打开时,脑中不觉浮现了滕然发来的信息。

    无论是谁都别开门。

    她的手按在门把上,迟迟的不敢拉开来。

    现在的滕然,会不会也是欺骗她的幻象?

    “怎么还不动?”

    正当黎莘进退两难之际,滕然已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拿着自己的行李,直接拽着黎莘的手,一把拉开了门。

    什么都没有。

    院子里安安静静的,西厢房和正房都灭了灯,周围黑魆魆一片,连脚下的路都是模糊的。

    滕然牵住她,打开了手电筒:

    “慢慢走,注意路。”

    他叮嘱道。

    黎莘总觉得哪里奇怪,然而这一切都很正常,并没有诡异之处,她不由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这几日的经历已经让她神经过敏了。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黎莘一边跟着滕然往前走,一边没由来的问了一句。

    此时的滕然已经带着她绕出了大宅,闻言,便无奈的回眸望她一眼:

    “你还在怀疑我?”

    黎莘讪笑了一声:

    “不是怀疑,只是关心你的身体。”

    滕然见状,知她心里的疑虑一时半会儿无法消失,就停下来认真解释道:

    “因为这几天,我的确碰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不过没有大碍,你要是实在不放心——”

    他说着伸出手,勾起了黎莘脖子上的红绳,捏住了那枚玉牌,

    “看,我没有事吧?”

    黎莘抿了抿唇,小小声道:

    “对不起嘛,我已经见谁都害怕了。”

    滕然倒不介意,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尖,笑的宠溺:

    “不是你的错,不用道歉。”

    黎莘一愣,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怪异感。

    ————

    滕然赶回老宅时,已经晚了一步。

    东厢房的门大开着,屋内的台灯一明一灭,里头空空如也,黎莘和她的行李都已经不见了。

    他冲进了房里,见床榻上被褥还凌乱着,伸手一触,没有余温,说明他们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

    滕然口中发紧,掀开被褥,在床上胡乱的摸索起来。

    约莫一分钟左右,他的手就在床榻的角落里碰触到一枚圆滑的硬物,他拿了起来,藉着手机灯光一照,正是他给黎莘佩戴的玉牌。

    果然。

    滕然将玉牌收进口袋,转身出了东厢房,直接来到西厢房前,一脚踹开了房门。

    屋内死寂一片,除了两个杂乱的行李箱外,没有郝安安和武蕊昕的踪影。

    他又去了正房,同样找不到高子毅和孔嘉文。

    滕然拿出了手机,和黎莘的信息还停留在不能开门的那一条,事实上,他后续又发了许多信息过去,然而黎莘并未收到。

    他已经拨了数十遍黎莘的电话,得到的答复都是无法接通。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愿放弃。

    某亘:今天有加更yo~上次说好的,今天补上~

    3Щ 嚸n②qq 嚸℃ǒΜ

    https://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