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玉体横陈 二 - ·.玛丽苏黑道大姐大X反穿魔教教主【十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禇在还是禇公子的时候,不是没有面对过诱惑。

    活色生香的尤物,抑或是娇嫩美艳的温香,皆是处子之身,熟悉房中媚术。他的床榻是登天的阶梯,她们便是挤破了脑袋,也想要博得他的一丝恩宠。

    是以,他能让她们活,也能叫她们死。

    唐禇眼中浮现淡淡的薄怒,他嘴角微动,紧紧扣住了她的腰肢,指尖几乎要陷入骨肉。

    黎莘暗忖,如果不是因为这货指甲干净圆润,她那块地方怕是要被掐出一块血痕了。

    “你想要什么?”

    男子冰冷的嗓音滑入她耳畔,黎莘抬了眸,笑着摩挲着他下颌光洁细腻的肌肤,相当不正经的调笑道:

    “我刚刚说了,让你陪我一晚,怎么样?”

    她的唇贴近了他的喉结,似有若无的触碰着,留下淡淡的胭脂色:

    “这笔买卖,你可不亏。”

    唐禇的下颌有瞬间的紧绷。

    不近女色?

    那不过是女色不够惑人罢了。

    食色性也,黎莘可从不爱吃柳下惠那一套。

    唐禇沉默了半晌,余光瞥见她得意的笑颜,不由得有些懑懑。这不该是他能出现的情绪,但现在难免被这身体残存的情绪给影响一二。

    就好像“唐禇”,原本不过是面容姣好的男人,称不上精致如斯,却硬是被这魂魄演绎出了十分的惊艳。黎莘看过相片,曾经的唐禇,不过是个一脸单纯的富家公子罢了。

    他比不上唐城的三分气场,可现在不再压抑的唐禇,却隐隐有压过一头的意思。

    似乎不想让她一直占据主动,唐禇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我嫌脏。”

    男人的话语如同尖锐的刀锋,直直的刺向怀中的女子。

    原身走到今天的地位,不可能还是个纯洁之身,黎莘很清楚那些黑暗和肮脏之处,如果剧情告诉她这身体还是个处,她也只能感慨金手指加成了。

    所以她并不以此为耻。

    只是对这直男癌式的讽刺,她有必要反击。

    她一把扯住了唐禇的领带,将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到极致,近到对方的呼吸清晰可闻,那些酒精交杂的香水味,充斥了两人周身的每一寸空间:

    “我们两个,谁也不比谁干净。”

    她眼中的寒霜几乎要凝结为实质,可她还是那么笑着,极端的像是冰火的交融。

    唐禇有一瞬间的停滞。

    就在这当口,黎莘隔着裤子一把握住了他两腿中间的某物,只随意几下,它就很给力的立正敬礼了。

    身体这种东西,从来都比思维来的诚实。

    唐禇眉间一蹙,立刻想要推开她,不料黎莘双腿一勾,紧紧的缠在了他腰间:

    “看吧,你嫌脏,”

    她不轻不重的揉捏着,直至它变得坚硬而滚烫:

    “可是你还是……硬了。”

    禇公子从来没有输在一个女人手里,但是今天,他栽了一个大跟头。这个对情事反应过于稚嫩的身体,完全无法配合他的意识。

    他是厌恶的,却不能忽视那传来的一阵阵酥麻。

    黎莘笑的开心,不过眼中也平静的毫无温度,这一仗,她狠狠的将了这男人一军,不是吗?

    某亘:阿莘不会每次都是处的,不是闵怜啦,因为她有时候的身体是经历过一些相当悲惨的事的,某亘会尽量保持双c1v1,不过有些剧情需要的话,我会选择更贴合剧情。当然,这次的身体非处的原因和原身有关,某亘透露下,是自己破自己哦~而且只有这一次,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处……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